美食当前先拍照,这普遍的习惯影响了寿司品项与摆盘发展

美食当前先拍照,这普遍的习惯影响了寿司品项与摆盘发展

「刚捏好的寿司最美味,所以要尽快食用。寿司的米饭部分是用手捏製的,温度和人的体温一样时最美味。」小野二郎说,他经营的「数寄屋桥次郎」是日本最难预约的餐厅之一,连白宫也曾为欧巴马预约。据《Lens》报导,虽然难预约,但餐厅平均用餐时间只有 15 分钟,内行的客人都知道寿司一定得趁「新鲜」吃才行。

美食当前先拍照,这普遍的习惯影响了寿司品项与摆盘发展

2014 年 4 月,小野二郎(左二)接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(右四)和美国总统欧巴马(右三)。

位于大西洋另一头的料理大师烦恼就多了。

纽约客习惯在吃寿司前先让手机、相机先「享用」,厨师不得不看着自己的作品从刚上桌时的「完美」状态,在一张又一张照片下逐渐「衰败」,错失最好的食用时间,甚至部分厨师还为了塑造拍照好看的寿司而牺牲了味道。

美食当前先拍照,这普遍的习惯影响了寿司品项与摆盘发展

感受一下小野寿司刚製作完成后的微妙变化,

被拍照糟蹋的极品寿司

米其林二星餐厅 Sushi Ginza Onodera 的大厨 Masaki Saito 说。在他看来,寿司每一部分,都包含着厨师训练多年的技艺、渔民、进口商、配送商等的联合努力,最终才达到理想状态,「这就是为什幺它们值 400 美元(约台币 12,414 元)。」

美食当前先拍照,这普遍的习惯影响了寿司品项与摆盘发展

Masaki Saito。

但一般食客至少得花上 3、4 分钟,才能拍出「完美的 Instagram 照片」,部分食客甚至会「带一台相机、一支手机来拍照」。

有趣的是,《Journal of Consumer Marketing》曾于 2016 年发表一份研究报告,指出吃饭前为食物拍一张美美的照片,能让食客觉得食物更好吃。

同一块红丝绒蛋糕,和没拍照的志愿者相比,拍了照的人普遍认为蛋糕更好吃。不过,这个效应对水果沙拉这种「健康」类食物貌似无效。

但「时效性」极强的寿司而言,「美照」​​的满足感是否能弥补食物鲜味的流失?

Instagram 在改变寿司

除此之外,以「适合拍照发 Instagram」为审核标準的风尚,还在影响部分纽约日本料理的结构。其中一大趋势就是海胆的崛起。

由于颜色鲜豔,代表「高级、昂贵」,有海胆的菜式是 Instagram 的宠儿,并成为越来越多食客一坐下就要点的选择。

「我在一些餐厅发现,有海胆的日本料理占了菜单的三分之一」,Ian Purkayastha 表示,他是高级食材经销商,专门经手鱼子、松露等高档食材。Purkayastha 发现,即使他们公司的 Instagram 帐号,有海胆的照片也比其他照片受欢迎。

不过,厨师可不喜欢海胆侵占一切的趋势,因为它不是能展现厨艺的食材。海胆对刀工等需求几乎是零,只要够新鲜,就好吃。

麻烦的是,海胆一般处理方法都是做成军舰卷,这种类型寿司的味道又特别讲究「吃得及时」。另一家纽约米其林日本料理餐厅厨师 Masashi Ito 表示,如果海胆军舰卷放太久,紫菜「就会变湿,会黏在你嘴里,即便海胆和米饭都吃完了。」

最后一种由 Instagram 带起的日本料理潮流,也许是最糟糕的──将多种肉类层层叠在一块寿司上。

Ito 说。他认为,这就是社群网路害的:「当客人带着大相机来,或是遇上一些部落客,厨师就会觉得,我不能只给他们普通寿司,我要在上面多放些东西。 」

层次就是美。

其中,在这方面做得最极致的,也许得算 Sushi on Jones 餐厅和「巨无霸」(Big Mac)──在同一块寿司里,同时用上肥美的鲔鱼、和牛和海胆,视觉冲击满分。

和牛与海胆。

问题是,当你真正吃的时候,和牛会完全盖过鲔鱼的味道,海胆也会沦为一团鹹味奶油。

霓虹灯前的「巨无霸」。

事实上,寿司「巨无霸」并不是唯一一种「照骗美食」。《Business Insider》去年就尝了一轮各种 Instagram 的「网红食品」。

「彩虹贝果」(bagel)?吃起来跟一般贝果一样。

美食当前先拍照,这普遍的习惯影响了寿司品项与摆盘发展

彩虹贝果。

而连我们没喝过却可能都听过的「独角兽星冰乐」,据说还不如一般星冰乐好喝。

美食当前先拍照,这普遍的习惯影响了寿司品项与摆盘发展

一杯「独角兽星冰乐」就包办了 FDA 建议人体每天摄取糖分的 80%,绚烂颜色也是来自人工色素,对健康也有影响。

店家和顾客,大家都有投票权

Instgram 对日本料理的影响,让纽约日本料理餐厅分成两派。

认为口味更重要的 Ito 时而为食客打造视觉更吸引人的寿司,但心中自有底线:「蟹肉+海胆+和牛?这是什幺?看起来很好,但真的是最好吃吗?这可不一定。」

但也有日本料理老闆认为,虽然 Instagram 有部分不好的影响,但总地来说,对生意还是很有帮助。Sushi Ishikawa 的 Don Pham 说:

不过,餐厅老闆和厨师并不是唯一有选择权的人,身为消费者和食客的我们也一样。

和适合拍照的食物相比,你是否更愿意选择口味至上的食物?

如果答案是后者,那问题又来了,我们该如何在这个只追求拍照好看的社群网路发掘美食?